王牌辩护人分集剧情

剧情介绍分集剧情播出时间
当前位置 :vip剧情 >分集剧情

王牌辩护人第2集剧情介绍

王牌辩护人2集剧情:选美的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麦大奇接受了张婉婷的官司

老白惊讶的问张婉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张婉婷就把她的遭遇对他讲了。选美结束以后,公司的老板赖文芳,说要给他们开庆功宴,她和其他几个获胜小姐,被带到一个酒店的包房里,让她们陪那里的几个男人吃饭。在酒桌上,那几个男人开始对她们动手动脚,张婉婷就让她身边那个,别人称呼他为刘董的男人,对她放尊重一些,刘董听了却笑着问她,是不是想早点上床,她忍无可忍,就将饮料泼到了刘董身上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这事过去以后,公司带选美小姐,去南方搞宣传,来到酒店以后,赖文芳的助理,把房间钥匙交给了张婉婷,张婉婷拎着包刚走进房间,刘董的太太突然闯了进来,质问张婉婷为什么来到她老公的房间,张婉婷想解释,这是自己的房间,刘太太把她老公的皮箱和衣服,从房间里拿了出来,让张婉婷看,并开始殴打张婉婷,边打还边让记者拍照,说张婉婷勾引了她的老公。这件事过去以后,赖文芳便以张婉婷生活不检点,严重损害公司的名誉为名,取消了她选美第一名的资格,并让第二名何亦纯取代了她,张婉婷认为,后来发生的这件事,是赖文芳在设计污陷她,而诬陷她的原因,就是因为她在庆功宴上,没有按照他们的指示去做。听了张婉婷的陈述,白律师让她尽管放心,他一定帮她尽量打赢,听说张婉婷没有钱,白律师又告诉她,如果打不赢就不收她的钱,但张婉婷却告诉他,这个官司她必须打赢。田雨昕听了,疑惑的问张婉婷为什么会找到这里?言下之意,以他们律师所的水平,根本就没有打赢的把握,张婉婷告诉她,她是冲着田真律师的名气找过来的,田律师虽然不在了,但她相信他所在的律所,肯定依然传承着他的正气,田真律师就是田雨昕的父亲。张婉婷还告诉田雨昕,赖文芳所请的律师叫吴靖涛,吴靖涛就是为万美航空辩护的律师,他一共打过16场官司,只输过那一场,听说打赢他的那个律师叫麦大奇,因此她希望田雨昕,能把麦律师请过来。田雨昕对麦律师的印象也非常好,听到张婉婷这样说,她就满口答应,可麦律师在四年前,打完那场官司以后,就不见了踪影,要想找到他,谈何容易。田雨昕就四处寻找,和麦大奇有关的信息,但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。田真律师有一个工作室,在那里已经荒废了很长时间了,田雨昕的妈妈就贴出了广告,准备将那个工作室租出去,广告贴出去不久,就有租客上门了,这个租客就是麦大奇,麦大奇看着老师的遗物,心中感慨万分,什么条件也没讲,就按照田夫人的要求,把房子租了下来。田雨昕不知道,麦大奇已经成为她家的租客,还在四处寻找的他,当她看到麦大奇上了公交车,就骑着自行车追了上去,可他好说歹说,麦大奇就不接她的案子,田雨昕就给了他一张名片,让他考虑好给她打电话。这期间有一个小报记者,拿着手机要偷拍麦大奇,田雨昕就给他来了一个背摔,麦大奇惊异的发现,田雨昕竟然这么强悍,田雨昕告诉他,她不仅会摔跤,而且还学过很多武功。麦大奇回家以后,他的朋友小可,看到田雨昕的名片,就笑着告诉他,这个案子看来他得接了,因为当年就是这个女孩,用人工呼吸救的他。吴靖涛陪着赖文芳,来到真律律所,希望张婉婷能够撤诉,否则的话他们会起诉她违约,因为她的不检点,给公司造成了损失,违约金至少两千万,他们正在说话,麦大奇突然走了进来,麦大奇和吴靖涛是师兄弟,两个人一见面就打起了嘴仗,吴靖涛发现,麦大奇说出来的话,还像以前那样恶毒。吴靖涛和赖文芳走了以后,麦大奇便质问张婉婷,她参加选美的目的是什么,见张婉婷不回答,就故意我污蔑她,是为了捞钱想傍上一个大款,把张婉婷气的打了他一个嘴巴,白律师和和田雨昕,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说,麦大奇就向他们解释说,他现在所问的问题,就是将来对方律师,可能质问张婉婷的。麦大奇向张婉婷解释明白以后,张婉婷才知道她的用意,麦大奇还让小可假装服务员,对刘董等人进行了录音,但他知道录音不能作为证据,于是就让白律师和田雨昕,找其他选美小姐取证,两个人去了却无功而返,麦大奇一了解才知道,原来在吴靖涛找张婉婷的时候,她不小心说漏了嘴,那些人都被赖文芳提前做了工作。在法庭上,刘董和何亦纯,按照事先串通好的证词,说庆功宴那天,是张婉婷勾引刘董不成,所以才恼羞成怒往他身上泼水,赖文芳的助理,也诬陷张婉婷,故意要了刘董的房卡,要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刘董,白律师被气的,指责他们责诬陷。麦大奇却不慌不忙,问何亦纯和刘董是否相互认识,当他们回答,彼此只见过两次面时,麦大奇便亮出了,手中的视频,证明他们经常约会,是情人关系。因为他们谎话连篇,因此他恳请法庭,对他们的证言不予采信,至于赖文芳女士,设计陷害张婉婷的事,他会尽快找到正找证据证明。白律师得知,那些视频竟然是田雨昕偷拍来的,禁不住对她刮目相看。第一次开庭,就被麦大奇挫败,赖文芳不禁有些气馁,她想和张婉婷和解,吴靖涛却告她,以他对麦大奇的了解,麦大奇不可能就此罢手。

已经最顶部了